不宜挥道德大棒猛敲索酬的哥

发表时间:2016-09-21 10:44:00来源:烟台文明网

  近日,一则视频在微信中广泛流传, 引起许多网友评论。 视频显示,一位吉林市的出租车司机将女乘客的苹果手机送还, 疑似索要100元酬金,但是乘客只肯给66元……(9月20日《新文化报》)

  的哥和乘客因酬金而起争执,极具看点和冲击力。该视频在多个微信平台和微博账户被发布、转播,累计阅读量过10余万。视频中,一位穿着斑马衫的年轻男出租车司机手持一个苹果手机,和一位女乘客及其多位亲属因为酬金数额而争执。争执的冲击力背后,是观念的冲突。有人支持女乘客,认为拾金不昧是传统美德,出租车司机不应该明码标价索要酬金;而有人则支持出租车司机,认为他耽误了时间和运营,理应得到赔偿,而且索要的钱也不多。

  不但没被感谢,反而被强行“曝光”,吉林的哥曹师傅的确有些冤。女乘客既然答应了“快点把手机送来,不会让白跑”,就等于主动提出给酬劳,而并非曹师傅主动索要酬金,这自然看成一种口头合同。退一步讲,即使曹师傅真索酬,只要双方谈妥,也不过分。一方面,的哥的确因为要今早将手机还给着急的女乘客而耽误了生意,时间和跑车本身就需要花成本。另一方面,伴随言论开放和网络自由,拾金不昧的老瓶已可装下不少新酒,在道德与金钱碰撞下,“拾金有昧”也逐渐被公众接受,换言之,的哥要100元,并不涉嫌违法,最多属于道德调解范畴,只要不是拒不返还或索要数额巨大,就不会涉嫌非法侵占罪等法规。

  当前仍有一些网友称的哥的索酬行为“不够道德”,实际上这是对的哥的一种强制道德约束和过分讨伐。这样抨击“拾金有昧”的哥,也并不厚道。挥道德大棒猛敲的哥,又何尝不是道德绑架呢?目前,我国法律尚未有太多关于领取遗失物酬金方面的规定。不过,《民法通则》规定,拾得遗失物、漂流物或失散的饲养动物,应当归还失主,因此而支出的费用由失主偿还。《物权法》也规定,权利人领取遗失物时,应当向拾得人或者有关部门支付保管遗失物等支出的必要费用。但两者都不够详细。在这方面日本做得较好,其《遗失物法》第28条规定,失主应支付给拾物者相当于该物品价格5%以上20%以下的酬谢金。

  明确“拾遗者”的报酬请求权,是法律上进步,明确“拾金有昧”的权利,也是一种进步。国内值得肯定的是,去年10月份,广州市政府在《广州市拾遗物品管理规定》征求公众意见3年多后,通过了备受争议的“拾金不昧奖10%”相关条款,《规定》明确,处理无人认领的物品后,公安部门按拾获财物价值10%的金额对拾得人给予奖励。和以往拾金不昧的道德宣传不同的是,将“拾金不昧奖10%”作为规定“硬性”执行,既消除了争议,又让“拾金有昧”变成了“好意思”的事。拾金不昧是美德,童叟皆知,可博弈取舍下,奖励拾遗者10%是一种进步。如果按照广州政府的规定来看吉林的哥和女乘客的事,或许争议将被缩小到最低。因为按照规定,女乘客要给予的哥苹果手机10%的酬劳,这很可能会比100元高的多,也会让类似涉及道德事变得更容易解决。

  用道德去评判索酬的哥,有失偏颇。相比之下,的哥并未藏匿或推脱,而是将手机送还给失主,不仅不违规不违法,反而也是属于拾金不昧行为。归还遗失物,本身就是一场经济活动,只不过其中穿插了道德、法律等佐料。在国家法律允许框架下,失主给予“拾遗者”一定报酬,不也是一种将心比心的“道德”么?我们也期待着,在道德和法律的碰撞中,法律能先行一步。(特邀评论员 姜春康)

责任编辑:刘津彤

主题活动

更多>>
  • 1.jpg
  • 1.jpg
  • 2.jpg
  • 1.jpg
  • 1.jpg
  • 魅力烟台魅力烟台
    http://www.vxiaotou.com